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九十八章 狐狸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执好说歹说,他们真不是过来砸场子的,总算劝下那个摊主不要走。

  左右无事,两个人继续游荡。

  “别的我不知道真假,那个绝对绝对是假的。”苏执肯定说。

  “又来?”灵珠眯了眯眼睛。

  “我敢打包票。”苏执没有走向哪个摊子,而是往靠着墙壁的机器走。

  “这是什么电子占卜,这还能是真的吗,什么时候机器也可以修行了,可以占卜了。”苏执吐槽,“就这样还要一百块钱一次。他明明可以直接抢劫,却还要送你一次占卜,真让人感动。”ъìQυGΕtV.℃ǒΜ

  “只要知道姓名和生辰八字,就可以算出命数了。”灵珠说。

  “两个人姓名一样,生辰八字一样,命数一样吗。”苏执说。

  “有那种人吗?”

  “怎么没有。”苏执说,“只要同名同姓的人数超过三百六十五个,那就肯定有生辰八字一样的。”

  “生辰八字是年月日时共四柱干支,每柱两字,合共八个字,故称生辰八字。”灵珠说。

  “一天十二个时辰。”苏执算了算,“粗略计算只要同名同姓的人数超过四千个,那就肯定有两个人生辰八字一样的……不对,我算的是一年的范围内,如果放到五十年一百年的范围,至少需要几十万个同名同姓之人。”

  苏执突然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张伟。”苏执说,“据说全国姓名张伟的人就有几十万人,每个人至少认识一个张伟。”

  灵珠不知道有什么好笑的。

  苏执笑完了,固执道:“反正我不相信机器还可以修行和占卜,无非是事先设定一个程序,根据你给出的姓名和生辰八字给出一套含糊的占卜,最后信则有不信则无。”

  “一百块钱的占卜你还指望什么,本来就是图一乐的东西。”灵珠无奈说。

  “一百块钱也是钱。”苏执说,“一百块钱都不给我。”

  灵珠就斜着眼睛看苏执傻乐了不知所以。

  “话说你不试试占卜吗?”苏执问。

  “我没兴趣。”

  “必须说一下。”苏执说,“是你推荐来这边的。”

  “那又如何。”

  “试一下也不会掉一块肉。”苏执东张西望,他发现这些占卜摊子还真不算贵,想一想以大家修行者的身份想要赚钱还不简单吗,为此大部分人跑到这里摆摊真就是好玩吧,“塔罗牌玩过吗?”

  灵珠拗不过苏执,最后还是坐到一个塔罗牌的占卜摊子前面。

  那个摊主顶着一颗狼头,不过从他身上穿着的衣服来看可以推断是男性,那是一个狼妖。

  只见他盯着灵珠,他的模样看起来有些渗人,好像一匹狼盯着他无路可逃的猎物,说道:

  “世间众生都被他们所做出的选择驱动着。一个选择导致另一个选择,最终这些选择决定了你的一切。而这一切——如你的身份,及你所做的选择,也勾勒出了你的命运。”

  “你准备好直面自己的命运了吗?”

  不管那个狼妖如何渗人,灵珠靠在椅背上面,手肘支在扶手上面,手背托着侧脸,一副冷淡的样子,轻轻应道:“嗯。”

  “假设你从你的师傅那里接受了保护丹药并清除小偷的任务。一天晚上,在你打坐时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小偷跑进丹药房中。你马上上前,而他立即跪在你的面前求你不要杀他。他说他偷丹药是为了救活他的女儿,而她女儿之所以受伤也是因为你的师傅的诅咒。”

  “这个时候你该怎么办?”狼妖说,“把他杀掉,反正他不过是个小偷而已。把这个人交给你的师傅来处理,因为他偷东西,而你的职责就是把他抓住。还是没收他偷到的丹药,并警告他放他走。或者允许他拿着丹药离开,因为他要救女儿。”

  “把他杀掉。”灵珠毫不犹豫。

  “你是一个效忠于宗门的杀手。有一个背叛了你宗门的人被送到你这里来受刑。可你以前认识他,他曾是你非常要好的朋友,并且非常善良。你还知道他所犯下的罪行导致你的宗门损失惨重。当你看到他的时候,他求你饶命,并且说他是被陷害的。”

  “你会怎么选择?”狼妖说,“血债血偿,按照命令处决他。依旧处决他,但是尽可能地让他少受痛苦。还是正义必须得到伸张,但我们也要心怀怜悯。又或者愿意以自己生命的代价来拯救他,然后他就可以证明自己的清白。如果可以的话,不惜一切代价来帮助他。”

  “我选血债血偿,按照命令处决他。”灵珠的声音始终没有任何停顿。

  “好了,我知道你的选择了。”狼妖把一沓塔罗牌拿出来,“现在从这里抽一张牌。”

  灵珠抽出一张牌,亮出牌,只见上面印着一个血腥的爪痕。

  “恐的黑暗塔罗牌:利爪。”狼妖说,“伪善在你面前原形毕露。”

  “这张牌送给你呢。”狼妖露出一个笑容,怎么看怎么残忍。

  “谢谢。”

  从那个占卜摊子离开,灵珠问道:“如果让你选,你会怎么回答?”

  苏执好好想了想,说道:“我的选择应该和你不同。”

  “那些不是我的选择。”灵珠突然说。

  “嗯?”

  “凭什么只有那么几个选择,我必须在那几个选择里选。”灵珠说,“只要我足够强,我想做什么都可以,随心所欲。而不是接受谁的安排,必须在几个选择里面选择一个。”

  “如果没有那么强呢。”苏执问。

  “那也是我的选择。”灵珠说,“而不是他给予的选择。”

  苏执若有所思。

  灵珠把那张塔罗牌递给苏执,说道:“你拿着这个,在迷茫的时候使用它。不过只能使用一次,所以小心使用。”

  苏执接过那张塔罗牌翻来覆去,这时发现有人盯着他。

  苏执顺着视线投来的方向看去,在一个低矮帐篷下面坐着女人。

  她披着头纱,绣金边的黑色头纱沿边催下摇晃的水滴形红宝石,她的眼睛很诱人,勾人心魄,典型的坏女人相貌,穿一件无袖的黑色长裙,再披着一个坎肩,左手拿着水烟管,右手按在水晶球上面。

  “一只狐狸。”灵珠说。    三月,初春。

    看最新章节内容下载爱阅小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