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一章 问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苏执看到小青出现在黑暗当中。

  “这是你导演的好戏?”他问道。

  小青东张西望支支吾吾,只看这个表现就知道肯定是她在背后搞事。

  苏执想要说句话表达不满,张了张嘴却没有出声,他看到站在江堤上眺望河滩的小小人影,想起他现在还有件重要的事情,果然还是正事要紧,其它事情都可以延后,说道:“暂时就这样吧,我还有点事情。”

  “什么事情?”小青好奇问。

  “我还好,过后就忘了。”苏执朝着江堤的方向走。

  “我朋友肯定被今晚发生的事情吓住了,我要回去告诉她我没事不用担心。”

  随着苏执走远,离开河滩登上江堤,趴在地上的阿拉斯加小心翼翼抬起头。

  “我就说嘛。”布丁摇着脑袋,很显然刚刚被苏执那一连串攻击打得脑壳疼。

  “我就说什么?”小青微笑问,不过任谁都看得出那个微笑不怀好意。

  布丁发现小青眯着眼睛看着她,作宠物那么多年她最擅长察言观色,当时缩了缩脖子,被打就会痛可是真的,连忙说道:“我什么也没有说,没有说多行不利必自毙,你看现在被人家发现你在背后搞鬼,你摊上事儿了。”

  小青活动手指,最后没有捶在那个狗头上,只是看着江堤。

  布丁顺着小青的视线望去,若有所思道:“你为什么要我帮忙促成他们?”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小青没好气说,“你是狗吗,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布丁一听小青的话,立刻乐了,说道:“我就是狗啊。”

  小青张了张嘴,不知道从哪里吐槽比较好。

  “我不知道那么好的男人你怎么不想要。”布丁自以为是点头,她还是保持狗狗的模样,“换做是我早就扑上去啦……嗯嗯,差点就扑上去啦,只差点点就扑倒他啦,不过被打了……唔,还是好痛,他怎么能那么用力。”

  “活该。”小青说,她完全忘记正是她幕后操手。

  “真的,你不觉得他超帅吗?”布丁说。虽然是阿拉斯加成精,由于终日伴随主人看电视剧,她的审美观早就扭曲了。当然肥嘟嘟、毛茸茸还是她的心头好。

  小青撅起嘴道:“平平无奇。”

  “闻起来也好闻。”布丁皱了皱鼻子。

  “狗鼻子。”小青不屑说。

  “而且你看他不仅长得帅。”布丁站了起来,“你看见没有,他好勇敢……我出现的时候,他立刻拦在那个女的前面保护她,为了让那个女的逃走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全把我朝我扔石头想要吸引我的注意力……换做是我,不需要跑得有多快,只要跑得比别的狗狗快就可以了。”

  小青听得心情烦躁,她看向布丁,因为她还是保持狗狗模样,没好气说道:“你就是条狗,你懂什么。”

  “快走。”小青嫌弃地摆手。

  “不走,你还没有给我报酬。”布丁朝着小青摊手,“我还被打了,还要药费。”

  “你把事情搞砸了我还没有怪你。”小青不爽说,她无意耍赖,毕竟欺骗笨蛋实在太败人品,但是不介意小小欺负那个笨蛋,所以说她为什么会找到这样的傻狗帮忙做事是个问题,“你还想要报酬?”

  布丁恶狠狠盯着小青。

  “你看什么?”小青目不斜视。

  “我可能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小青目露凶光。

  “你吃了我吧。”布丁在河滩上打滚,大喊大叫起来,“我不管,我不管,我要报酬。欺负狗,欺负狗,有人欺负狗。”

  “我不是人。”小青说,“我是蛇。”

  “那就有蛇欺负狗。有蛇欺负狗。”

  小青左顾右盼,在这个黑暗的河滩上面没有人,但是在江堤上面有不少人,尤其是苏执和他的青梅竹马也在那里,无可奈何道:“好好好。你给我停下,我会给你报酬的……啊,张嘴。”

  阿拉斯加老实地张嘴。

  小青身后到口袋里面,摸出一枚黑漆漆地丹药,屈指弹进布丁的嘴中。

  “现在可以走了吧,”小青说。

  “再见。”布丁顿时跳了起来,“再也不见。”

  苏执安抚好了他的青梅竹马阳荷,发生那样事情也不好继续散步聊天,陪着她等到回家的网约车后回到河滩,只看到小青独自站在那里,那只阿拉斯加却不见踪影。老实说他还想要和她说说话,他现在对妖怪十分好奇。

  “那条狗呢?”他问。

  “走了。”小青回答。

  “它的头没事吧。”

  “你不生气还有心情关心它的头?它刚刚可是追着你到处跑。”

  苏执笑了起来:“人和狗计较什么?”

  “我刚刚想了,你的打算是什么。”回来的路上苏执想过很多事情,“你想利用吊桥效应对吗?”

  “真聪明。”

  “谢谢夸张。”

  空气安静了会儿,小青憋不住开口,问道:“你真的不生气吗?”

  “刚刚还是蛮生气的,现在已经消气了。”

  苏执沉默片刻道:“怎么说……这样的事,还是不希望有下次。”

  “没有下次了。”

  “好。”

  “你不怕吗?”小青突然问,。

  苏执愣了愣,回答:“怕的。”

  “你不知道,我最怕狗了。因为小时候被狗追被狗咬了好几次。”

  小青左手抓着右手垂着。“那么怕还敢挡在人家的前面?”

  “不然躲在女孩子身后吗?”苏执反问,“换做任何哪个男人都会那么做吧。”

  “我不那么觉得。”小青摇摇头。

  “我不是滥好人,但她是我约出来的,我就有义务保护她的安全。”苏执顿了顿说,“更不要说,那是我的青梅竹马,我们从小就认识,小学、初中、高中都在一所学校读书。不过只有初中是同班就是了。”

  “那么大的阿拉斯加,疯起来真的可以咬死人哦。”

  “大部分人怕狗主要是怕被咬,一旦被咬肯定以后要打疫苗和免疫球蛋白后,那就不怕狗了。真的打起来,谁胜谁负还不一定。”苏执说,他心想就算没有武器,恐怖直立猿岂是浪的虚名。

  “如果那不是狗,而是老虎呢?”

  “这里没有老虎,如果有老虎,我就可以猜到你搞鬼了。”

  “那如果是手持凶器的歹徒了?”

  “没有那么多如果。”

  “有的。”

  “那么我也不知道。”

  “不过想想嘛。”苏执迟疑了片刻,“搏斗有可能死,抛弃女伴逃跑妄为男人,当死人还是不做男人是个艰难的选择……如果不是必死的局面,我还是想要当个男人。如果是必死的局面的话,那就……”M.bΙQμGètν.còM

  “那就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苏执认真说,“我不想说大话。没有真的面对危险,谁知道内心如何。如果我一无所有,大不了十八年后又是条好汉。如果我有家庭,上有老下有小,那么苟且也要活着。我是当了懦夫,却也是英雄。有时候活着比死更难。”

  苏执笑了起来:“所以说上有老下有小的社畜最惨,背着房贷的压力,背着家庭的压力,不管老板怎么压榨也不敢反抗。”

  “不要突然说那么现实的话题好不好。”小青吐槽说。

  “哈哈。”苏执大笑着往江堤走,小青跟在后面。

  “你怕狗,那你怕蛇吗?”

  “当然怕了。”

  “没见你怕我。”

  “我怕蛇,不怕魔物娘。”苏执说,“不如说最喜欢魔物娘。”

  “什么魔物娘?”小青问,她突然有些害怕听到答案。

  “泰坦妮亚。”

  “那是什么东西?”

  “蝴蝶。”

  “呃。”

  “还有龙娘。”苏执补充说,“是那种龙,大尾巴的龙。”

  小青歪了歪头:“哈?”

  “小青是我见过最漂亮可爱的魔物娘。”苏执说,“这是保险性赞美。”

  “呵呵。”

  “我想问明天你又准备做什么。我是有点怕你了。”

  “不知道。”小青说,“我没有见过你这么冥顽不灵的人,有点束手无策。”

  “那就明天再说。今宵有酒今宵醉。”

  小青看着苏执走在前面的背影,她发现她好像有些不希望他找到女朋友。

  小青甩了甩头,柔顺的长发轻摆,心想姐姐过来还有两天过来吧,到时候再说。她没有想过,有没有那种可能性,计划赶不上变化,她的姐姐因为她的离开,孤孤单单左右无事打算提前走,争取早日了解旧日因果。“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