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009 向道之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府君……我去……洞……”

  金蛇说着,身形如电,已是消失在了草丛中。

  陆沉本来只是随口一说,主要是想安慰它,别失去希望。

  没想到,还真有其他的碎片?

  看来,金蛇发现的那个洞窟,很可能是个什么遗迹之类的地方,说不定真能有收获。

  可惜。

  他现在还不能行动,只能等金蛇自己去搜寻了。

  若是能够找到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好,要是找不到的话,自己也没有什么损失。

  “还是继续修炼吧。”

  陆沉如今的心态已经摆正,知道修行这种事情,绝不是一朝一夕。

  持之以恒,滴水石穿。

  修行,修的不仅仅是灵气修为,也是修心,磨去浮躁,镜心通明,方成道行。

  这炼化血肉之躯的过程,虽然漫长痛苦,但对他来说,未尝也不是一件好事,能够磨砺心境。

  吞灵,炼气,淬炼血肉。

  这个过程陆沉已经熟练无比了。

  半日后,又一滴精血凝练转化出来,右手食指已经能够微微弯曲了。

  再有个十天半月,估计就能将这根手指完全淬炼转化成血肉之躯。

  “还是太慢了。这样下去,我起码要花一年时间,才能将手掌淬炼完毕。全身转化血肉的话,也还是要一两百年。”

  陆沉叹了口气。

  如此漫长的时间,说实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坚持得住。

  主要是精神上的孤独和折磨。

  绝不是简单一句磨砺心境就能挺过去的。

  明白道理是一回事,真要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了。

  自己这心态修行,还是不到家啊。

  真不知西游记里的猴子,是怎么一个人在山下过了五百年的?

  “府君!”

  就在陆沉暗自感慨之时,金蛇已是去而复返,来到门前。

  口中衔着另一块铁片,眼中都是兴奋之色。

  而在它身上,却是多出了一道血痕,腹部鳞片也剥落了些许,好像是受伤了。

  “怎么回事?”

  陆沉眉头微皱。

  金蛇却是毫不在意,将那铁片吐出,放在神像前,眼里只有纯粹的喜悦:“洞里……剑气……铁片,很多……”

  剑气?

  看来,自己猜测的果然不错。

  金蛇发现的洞窟,极有可能是一座跟剑有关的洞府遗迹,里面可能还有机关防御。

  它的修为毕竟太低。

  如果再进入里面,恐怕会有危险。

  “既如此凶险,你最好不要再以身犯险……”

  陆沉开口劝道。

  金蛇没有回答,只是将身前的铁片推了推,急切地问:“府君,有用,没用?”

  这家伙,还真是一门心思只想着修行啊。

  陆沉也没有多说什么,指尖微动,铁片悬浮飞起,仔细辨认上面的文字,的确是和之前的那块有所关联,但依旧信息不多。

  “有用。但还不够……”

  “好!好!好!”

  金蛇听到有用,连连称好,随即身形一扭,也不管身上的伤势,再次消失在了草丛中。

  第二天。

  当它再次返回的时候,嘴里又叼回一块更多大的铁片。

  但身上也多了几道剑气留下的血痕。

  它将铁片放下,也不停留,又再一次消失远去。

  就这样。

  金蛇每天都会来一次,嘴里衔着残缺的铁片。

  而它身上的伤,也越来越多,新伤覆老伤,原本晶莹透亮的鳞片,如今已剥落得差不多了,血肉结痂,看上去坑坑洼洼,又丑又可怜。

  最初的时候,陆沉还想过劝它。

  但是每当金蛇归来时,那眼中不加掩饰的兴奋和期待,总是让人莫名触动,尽管伤痕累累,可第二天,它依旧会兴致勃勃地再次出发,直面洞穴中的剑气洗礼。

  一切,只为能够求得修行法门。

  “一条蛇尚且有此向道之心,我又怎能懈怠?”

  或许是被金蛇的执着所触动。

  陆沉的心境也有了一些微妙变化,修行之时,心智越发坚定起来,以至于吞灵炼气的效率,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体内灵气增长,血肉转换,连魂魄中的那一缕金色神光,也越发凝练了些许。

  终于。

  一个月之后,陆沉已将右手五指全部炼化,已能活动自如。

  这可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原本预计,至少要半年时间,才能做到这一步的。

  而在金蛇的不懈努力之下,那些残破的铁片,也都被尽数收集了回来,此时正在陆沉的指引下,一点点将其拼凑。

  原来是一座剑碑。

  碑上文字,记录了一个名为“御剑山庄”的宗门历史。

  距今大约三千年前,御剑山庄曾立足于太行山中,以铸剑和御剑之法,闻名天下。

  但不知因何缘故,败落沉寂。

  整座山庄都被埋葬于山石之下,仅留下一片废墟。

  除了这些历史概述之外。

  碑文中,的确还隐藏了一篇修行法门。

  名为剑胎经。

  是以铸剑的理论推演,既能以此铸造法宝飞剑,也能以此淬体,铸造体内血肉剑胎,孕育本命飞剑,从而达到以气驭剑的神妙之境。

  “好家伙,还真是捡到宝了。这剑胎经别的不说,单就是淬炼肉身这一点,就很了不起,血肉铸剑胎,一般人哪里敢想?”

  陆沉看完那些碑文,忍不住也是赞叹连连。

  这篇功法,对于常人来说,只是淬炼肉身,但对他而言,却也可以用来加速血肉转化。

  如果能够练成,有望能在十年之内,获得自由之身!

  当然。

  这篇功法,太过古老,而且有一部分缺失。

  修炼方式也十分凶险。

  说实话,他不敢贸然尝试。

  因为现在自己已经和泥胎神像融合一体了,谁也不敢保证,倘若神像崩碎,自己还能不能保存神智灵魂。

  万一直接崩灭,那就惨了。

  而且,泥胎之躯,和血肉不同,这功法中的一些行功轨迹,气血运转,也不尽相同。

  所以陆沉暂时不打算修炼。

  至于金蛇,陆沉也没有隐瞒,毕竟这些东西是它辛苦收集回来的。

  他将剑胎经的内容,以及弊端优劣之处,都原原本本地说了一遍。

  金蛇听完之后,眼中满是兴奋之色。

  “剑,好!府君教我!”

  至于其中可能存在的凶险,似乎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陆沉看它执意想学,也不再多说什么,正好以此,验证功法的适用性,如果金蛇能够练成,那么自己也能进行尝试。

  于是点头道:“好,你既想学,我便用心教你。从今天开始,你就留在庙中,我会先教你识字,明悟道理,等做好准备之后,才能开始修炼。”

  它毕竟是妖,即便是灵兽异种,身体构造也与人不同。

  必须先教会它一些最简单的道理常识,才能开始修行,不然直接炼体,恐怕第二天就会变成一条死蛇了。

  金蛇倒是没有想那么多,只听到府君愿意亲自教他,兴奋得身子狂扭,好半天这才冷静下来,然后赶紧学着人类的模样,半跪在地上,脑袋砰砰砰地往下撞,像是在磕头。

  “谢府君!谢府君!”

  传道受业,恩大如天。

  陆沉也坦然受了它这三拜,点点头道:“你既行了大礼,就算是我半个弟子,从此有别于寻常精怪,也该有个名字……”

  说着,他低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堆剑碑碎片。

  想了半天,也没有想到什么合适的名字。

  干脆也就偷了个懒,道:“你天生神异,通体鎏金,可以此为姓,既打算修剑,愿你他日剑化长虹,有化蛟登龙之气象。就叫你金龙象吧!”

  “金龙象?”

  金蛇歪了歪头,眼中流露出孩子般的纯真喜悦,扭动身子,似欢呼雀跃。

  “好好好!我有名字了……”“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