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十九章 雇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平安坊

  陈沐翻墙跳入最西侧宅院。

  换下一身黑衣面罩。

  坐在四方桌前慢慢喝着一碗凉白开,平复扑通扑通跳的心脏。

  “幸好,幸好啊……”他今晚差一点儿杀了人!

  “都怪这充满恶意的世道。”陈沐恨恨的想着。

  想他前世一个社恐废宅,现在竟然敢下毒杀人?!

  “我只想本本分分的过日子,安安稳稳的练武功而已。”陈沐有些委屈的想道。

  “还是得低调行事。万事稳一手总没错。”

  只是一个二阶图画技能就引来接连不断恶意。

  如果暴露出自己快速学会练形术的事情,还不定引来什么祸事呢。

  “练武的事决不能让人发觉。”陈沐越发小心谨慎。

  ……

  半个月后

  平安坊陈家。

  一份凉拌青菜,一份水晶肘子,一份白麦饭。

  这是陈沐的午饭。

  夹一块水晶肘子慢慢咀嚼。陈沐露出满意笑容。

  “意外惊喜。”

  就在不久前,陈沐发现灰墙上多了一项新技能——厨艺。

  上榜没多久,他就感觉到明显变化。

  以前吃肉,他都是拿白水煮。

  能吃,但味道吗,只能说有咸味。

  现在却真正体会到什么叫美味。

  有了这能力,陈沐当然不会亏待自己。

  拿出前世听过见过的菜谱,开始尝试性的制作。

  水晶肘子就是他的一次尝试。

  “以后有口福喽。”

  ……

  饭后,收拾好碗筷。陈沐坐在四方桌前喝着酸梅汤消食。

  他已经成为妙画坊画师半个月。

  最明显变化就是,他的润笔费提高了。直接翻倍,每幅画像最少二十两。

  但画像数量也相应减少。

  以前半月怎么也要画三四幅。如今拢共也就画了两幅画。

  可客户对他画作的追捧反而高涨起来。

  “古代版饥饿营销?”

  妙画坊确实有能力,怪不得能占据青山县书画行业半壁江山。

  “除了县衙义务劳动,每月能有八十到一百两收入。”

  这足以支撑他如今消耗。

  吃饱喝足,陈沐换上一身灰白长衫。

  这是当下穷书生们的标准打扮,走在街上丝毫不惹眼。

  为此,他曾特意花时间观察青山县大众穿搭。

  “我也想穿的帅一点儿啊。可惜……”

  他要敢锦衣玉食暴露家财,当晚就会有强盗小偷上门!

  对着水盆倒影收拾妥当,陈沐准备出门。

  今天他要去帮衙役书吏画通缉令。

  陈沐并未因加入妙画坊就停止义务劳动。

  帮县衙画通缉令虽然不能获得报酬,却能给他带来无形好处。

  起码街面上普通混混不敢明目张胆找他麻烦。

  收入高了,没人打扰,陈沐这半个月过的很舒心。

  要说唯一有什么不满的,大概也就是门口这俩大汉了。

  陈沐推开门,两个高壮汉子门神一样站在他家门口。

  这是妙画坊给他安排的保镖。

  陈沐也不好拒绝。这确实能提高他的安全。

  但整天有两人跟着,很多事情就不方便。

  比如练形术修炼,比如秘药采购。

  “幸好提前囤积一批药材。”

  之前他闷头练功,一次性买了很多药。现在还勉强够用。

  “终究有用没的一天。”

  “得想个避开两人采购药材的办法。”陈沐暗自琢磨。

  ……

  半个月后,陈沐满院子的疯跑,速度堪比百米冲刺。落地踩踏的声音几乎没有。

  一刻钟后,陈沐停下奔跑,深吸一口气平复略显急促呼吸。

  书写:1342/10000/二阶;

  图画:1079/10000/二阶;

  投掷:2598/10000/二阶;

  红隼练形术:7231/10000/一阶;

  厨艺:1326/10000/一阶;

  一个月过去,红隼练形术增长两千余熟练度。

  相比上个月,少了八九百。

  “这就是加入妙画坊的弊端。”陈沐无奈的看向门口。

  门外站着俩大汉,每次练功都要小心翼翼。

  为此他还特地琢磨红隼练形术,降低飞奔产生的噪音。

  如今跑起来静谧无声,也算是意外之喜。

  但到底不敢放开了练,确实影响刷熟练度进程。

  “秘药也没了。后续效果会更差。”

  为防止被发现,陈沐不介意减缓刷熟练度的速度。

  但如果没秘药,效果立刻就打对折,这是他没办法接受的。

  “必须想办法采购药材。”

  门外突然传来说话声。

  陈沐走去开门。

  “陈公子,东西给您放哪?”一个四十多岁,面庞黝黑的汉子站在门口道。

  他身上衣服打着补丁,双手粗糙有老茧,是个经常干粗活的力工。

  此刻他偏转身体,露出背后大竹筐,里面装着十多斤鲜肉。

  “老李,帮我背进房间吧。”陈沐笑道。

  这人是东市薛氏货栈跑腿的苦力。

  把鲜肉放好,陈沐递给老李十个铜板。

  “多谢公子。”老李笑着接过。

  “上次听说,你们货栈跑腿的也分等级?”陈沐问道。

  “对,像我就是草鞋子,往上还有铜鞋铁鞋,也有金靴银靴。陈公子是……”老李不明所以的看着陈沐。

  “我要雇佣一位银靴子,回去告诉你们东家。让他晚间安排人来接洽。”陈沐轻声道。

  他早就打听过。薛氏货站主营押镖跑腿货运。

  其中金靴子等级最高,保密性最好。甚至参与县衙税银押送。

  但金靴子是团队服务,一次出动十多人。

  银靴次之,安全保密性也不差。且雇佣单人多人均可。

  他打算让薛家货栈帮他采购练形术秘药。

  “好!您放心吧!”老李顿时大喜。

  他只要把这条消息告诉东家,一旦签成契约,他也会有高额分成。

  “让人晚上来,我不想太多人知道这件事。”陈沐嘱托。

  “好嘞,您放心。”老李连忙小声保证。

  送走老李,陈沐关门处理鲜肉。

  “有货栈代买药材,虽不是完全保密,但起码不是我自己出面,总能挡下明面目光。”陈沐不由看了眼大门。

  他可不想让妙画坊知道自己会武。M.bΙQμGètν.còM

  “还有那位陆捕头。”

  对方是地头蛇,自己出面采购药物,说不定就会被发觉。

  陆捕头知道了,那位盛宏老师也就知道。

  对方惯常以红隼练形术为饵赚取银钱。

  陈沐只去一次就入门练形术,对方说不定会不甘心。

  不甘心就可能会给他使绊子。

  陈沐甘愿花钱免除可能的麻烦。

  “没人知道我练武,正好可以留作底牌。”陈沐喜滋滋的想着。

  “我还可以把练功时间挪到晚上。”

  晚上门口那俩保镖会离开。他就可以尽情练功。

  “这样就谁都不知道我会练形术了!”陈沐喜滋滋的想着。

  把新鲜五花肉洗刷干净,切成方肉,然后用食盐香料揉搓腌制。

  之后又用刚领悟出的料包烹煮七分熟,接着再用植物油炸制。

  一番操作,极大延长鲜肉保存时间,且更具风味。

  忙完一切,天色已渐黑。

  拿了两块方肉交给门俩护卫,在对方欣喜感谢中提前打发走两人。

  陈沐又做了个凉拌时蔬,煮了盆白麦,坐在方桌前吃着刚出锅方肉,等待薛氏货栈派人来。“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