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五章 闭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青山县东市,水墨斋。

  水墨斋主营笔墨纸砚,也卖印刷书籍。

  陈沐就坐在水墨斋门口东侧。

  身前摆着一张桌子,笔墨纸砚俱全。

  桌前还挂着一张白纸,上面画着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正持笔写字,另一个是个只有背影的路人。

  画像旁边还写着八个飘逸大字,“代写书信,绘图画像”。

  这里就是前身写字画像的地方。

  桌椅板凳都来自身后水墨斋,包括他所在位置,一天两个铜板租金。

  陈沐坐在书桌后,百无聊赖的等着生意上门。

  这个时代生产力不高,生活水平受教育水平也不好。

  穷苦人家最多是让人捎带口信,写信的很少。

  枯坐一天,他也只写了三封信。

  写信不同于书法卖字,不可能按字卖钱。一张信纸以内,一律三个铜板。

  “三封信就是九个铜板。”

  “给水墨斋两个,留下四个作房租储备,只剩三个。勉强够一天饭钱,还是吃不饱的那种。”

  “唉……”

  ……

  四天后傍晚,陈沐来到东市偏北安乐坊附近。

  这里是勾栏一条街,汇聚大量青楼楚馆。

  天色擦黑,这里反而越来越热闹。

  陈沐站在街角阴影处,注视着街边的一个老者。

  老者一身长衫,身前摆个桌案,这会儿正聚精会神的挥毫泼墨。

  他已经观察两天,这老头是个画师,在这里给人画像为生。

  画像的主角,大都是沿街勾栏里的歌姬。

  具体收入多少不清楚,但看对方穿着干净光鲜,每天吃饭必下馆子,想来差不到哪里去。

  走出街角,慢慢靠近老者桌案,打量对方画作片刻,陈沐装模作样的点头。

  老者抬头打量陈沐片刻,嘿然一笑:“怎么,也想来卖画?”

  陈沐一怔,这老头竟然看出了他的想法。

  似乎知道陈沐疑惑,老者直起腰淡然一笑:“你都看了我两天了,还没下定决心?”

  陈沐一凛,亏自己还觉的隐藏的好,没想到早被人察觉。

  “卖画死路一条!小伙子,听我一句劝,回去好好读书吧。”老者一脸的高深莫测。

  “这一行的水很深,你把握不住。”老者嗤笑一声淡淡道。

  陈沐一脸的莫名其妙,卖个画还能有多深的水。

  “我也不拦你,自求多福吧。”老者嘿然一笑,低头继续作画不再理会。

  ……

  平安坊

  陈沐顾不上吃饭,一头扎进东边书房,对着水盆倒影就给自己来了张自画像。

  画完以后对着镜子比较,这画吧,除了自画,就没一点儿像!

  灰色墙壁出现在眼前。

  书写:1035/10000/二阶;

  图画:3061/10000/一阶;

  陈沐想了想勾栏街老者的画……

  “嗯,起码进步空间很大。”

  收起画作,陈沐离开书房。

  把所有钱财倒在四方桌上,陈沐再次数了一遍。

  摆在他面前有两条路。

  一条是按照原主轨迹生活,慢慢积攒财富,寻找可能的改变机会。

  另一条就是搏一搏,拿出所有钱财闭关练画,等练出水准以后,去勾栏一条街给歌姬们画像,赚取更多钱财,先吃饱饭然后去尝试更多可能。

  不管是前身原主还是前世的他,都会选择第一条。因为那看起来更安全稳定。

  不敢走出舒适圈,不敢面对未知的压力,不敢拿出舍命一博的勇气。

  这是芸芸众生的普遍状态。

  事实证明,即便选择了看似稳妥的选择,带来的也不一定就是安稳。

  生活中的任何一点儿意外,都能击垮这看似稳固却脆弱不堪额平静生活。

  “穿都穿了,还有什么好顾及的呢?”陈沐嘿然一笑:“况且我还有灰墙熟练度。”

  他拿着钱财出门,买来白麦把米缸填满。

  又精打细算,买到足够两月使用的油盐柴火。

  细心整理自家小院东侧的菜地,规划好每天可食用数量,尽量撑到两月以后。

  准备好所有东西后,他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三个铜板。

  但陈沐反而有种身心轻松之感。

  一切准备就绪,陈沐关起大门,开始闷头练画。

  ……

  这个时代的画技类似古代泼墨写意,重意不重形。

  前身父亲是个老书生,给孩童蒙学授课为生。

  前身画技就是父亲教导。

  陈沐不打算按照前身技法发展。

  他看过勾栏老者画作,对方画的极为传神。即便有熟练度帮忙,陈沐也没把握段时间内超越。

  他打算另辟蹊径。

  前世处于信息爆炸时代,各种画作见过不少。

  相对于写意画,陈沐打算来个工笔立体画,就突出一个字——像!堪比照相机一样的像!

  拿着一根顶端削尖了的树枝,陈沐来到小院菜地旁。

  那里有一片约一米方圆的平地,上面均匀铺着一层细土。

  沾水写字还行,画画就不合适,他准备在细土上练习,能反复利用。

  对着水盆倒影,陈沐用削尖树枝一笔一划勾勒。

  足足半个时辰才画出一副自画像。

  陈沐迫不及待的调出灰色墙壁。

  书写:1035/10000/二阶;

  图画:3073/10000/一阶;

  “一次画像,增加十二点熟练度。还好……”陈沐长舒一口气。

  画画比练字耗时多。幸好经验提升的也多。

  平整地面,筛土覆盖,陈沐继续画。

  这一次却只刷了九个熟练度。

  陈沐一边整理细土,一边思考总结这两次作画间所得,再次动笔后,有意识的去改进。

  熟练度果然大幅提升,得了十三点。

  “看来得更加投入才行!”

  之后每次练画,陈沐都会稍事休息,总结心中所得,甚至还专门拿来纸笔记录。ъìQυGΕtV.℃ǒΜ

  时间就在他练习、改进、练习当中缓缓流逝。

  陈沐的图画能力也在一点点提升。

  ……

  一个半月后,书房内。

  陈沐头发披散,胡须杂乱,手执毛笔,轻轻在白纸上勾画。

  一个白衣飘飘,气质空灵的美人在笔下诞生。

  这美人长发黝黑,人物立体,双眼灵动,甚至有种活了的感觉。

  陈沐收笔打量,想了想又在旁边写下一手七言诗。

  “十里平湖霜满天,寸寸青丝愁华年。”

  “对月形单望相互,只羡鸳鸯不羡仙。”

  书写:1035/10000/二阶;

  图画:72/10000/二阶;

  “成了!”“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