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四章 居不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四天后,藏书室。

  诚意仔仔细细的翻看抄写好的道经。

  在他面前,一字摆开七本道经。这是陈沐这几天的劳动成果。

  其中两本是前身所抄,其余五本是他抄录。

  诚意放下最后一本道经,又拿起最前面的一本:“我再翻翻,再翻翻。”

  “再翻就要把书翻卷了。”陈沐面无表情的提醒。

  刚才也说只是翻一翻,结果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头看到尾。

  这家伙不会是想赖账吧?!

  陈沐眼睛一眯,默默走到书桌一角,右手悄悄摸上砚台。

  想了想,左手又慢慢扣住笔洗……

  好半晌,诚意才不甘心的合上书页。

  抬眼注意到陈沐小动作,眼皮狠狠一跳。这书生这么虎的吗?!

  虽然字迹确实有些改变,但改的更加飘逸美观。和祖师殿壁刻都有一拼。

  而且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字和最初笔迹一脉相承。

  只能佩服对方天赋卓绝,书法功底又有提升。

  他可没听说邪祟能继承原著才学,甚至更进一步的事情。

  自己真的猜错了啊。

  就在陈沐忍不住动手的时候。

  诚意从袖口里掏出一个灰色小布袋。

  “小小润笔,不成敬意。”

  陈沐立马露出笑意:“不小不小,要不您再看会?”

  “不了,字迹漂亮大方,观之有飘渺仙人之感,是不可多得的好字。李公子书法天赋卓绝,定会成为一代大家。”诚意不爽的恭维道。

  “诚意道长过奖。”陈沐谦虚道。

  两人又寒暄片刻,陈沐告辞。

  抄经结束,他也该回家了。

  ……

  道观门口,陈沐正和诚意拜别。

  “咦?”诚意突然抬头远眺。

  陈沐不由转头看去。

  清风观在小东山半山腰处,有一条直通山脚的石头阶梯路。

  此刻,一个人影正从山下狂奔而来。

  一步迈出,就蹿出五六米,几个起落,山路就走了一半。

  陈沐看的目瞪口呆。

  “这人怎么跑的那么快?!”

  头皮一紧,心里忍不住一跳。

  “这个世界有让人飞檐走壁的武功!”

  他不由想到清风观练武的道士们。他们也能飞檐走壁?

  陈沐还以为那只不过是强身健体的导引术。

  “诚意道长,清风观教武功吗?”陈沐两眼放光的看着诚意。

  诚意收回视线,瞥了眼陈沐:“陈公子想学武?”

  “可惜,清风观武学只传授嫡系弟子。”诚意淡淡道:“陈公子已经成年,不符合观内收徒要求。”

  “没有俗家弟子的说法吗?”陈沐不死心,这可是能飞檐走壁的武功!

  诚意笑而不语。

  陈沐还想再问,刚才那个还在山脚下的人影,已来到两人身前。

  此人一身黑色劲装,腰间挂着一柄黑柄雁翎刀。

  对方带着扑面劲风而来,一站稳就焦急道:“丰稔道长可在?”

  “陆捕头?!”诚意脸色一变:“师傅下山未归。可是哪里又遭了邪祟?”

  陆捕头转头看了眼陈沐:“走,进去说!”

  陈沐站在道观门口,看着两人匆匆而去的身影,神色莫名。

  武功?邪祟?

  这个世界真的很奇妙!

  他想看看武功到底多厉害,想知道邪祟到底是什么。

  这个未知的世界,对他来说就是一个巨大的宝藏,等着他去探索。

  陈沐忍不住热血沸腾:“这个世界很大,我想去看看。”

  ……

  青山县东门,东市容粮米铺。

  刚才还热血沸腾想去看世界的陈沐,感觉像是被人泼了一盆凉水。

  “白麦十斗,布袋一个,诚惠六十二铜板。”米铺伙计把灰色布袋放上柜台,笑眯眯看着陈沐。

  身上一百五十块铜板还没捂热,这一下就去了近乎一半。

  要是放开了吃,这些白麦也就够半个多月。

  加上柴火油盐、笔墨纸砚等消耗。

  别说去看世界了,要是不能继续赚钱,下个月能不能有饭吃都两说!

  居不易啊……

  ……

  背着米袋,陈沐离开东市,七拐八拐来到县城东南位置的平安坊。

  按照记忆,陈沐停在一所宅院前。

  这里就是前身的家。父亲前几年得病去世。母亲又早逝,只剩他自己一人住在这里。

  打开铜锁,推开灰色木门,陈沐踏步而入。

  小院不大,东侧是片菜地,西侧有个茅草棚,下面是泥巴砌的灶台。旁边还有一口井。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不错的地方。”

  堂屋内,正对门口有个四方桌,旁边放着两把长条椅。

  陈沐来到西侧窗下。

  那里放了一张长条木桌,摆着锅碗瓢盆。把白麦倒进桌旁黑色米缸内,陈沐坐到四方桌前休息。

  穿越、邪祟、练字、抄经,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他一刻不得闲。

  这会儿一切安定下来,他反而有些茫然。

  像前身一样写字画像为生?

  那种人生他几乎能一眼看到头。

  省吃俭用,辛苦积攒钱财;等年纪大了,凑活着娶个媳妇。接着生个不知道孝不孝顺的孩子。然后在柴米油盐的吵闹中度过余生。

  你可以说平淡是真,但也可以说这是碌碌无为。

  这几乎就是陈沐前世的翻版。

  但既然给了他穿越的机会,他再也不想过那种千篇一律的生活!

  他要去闯荡!他要去冒险……

  砰砰砰!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

  “开门!”

  谁啊这是?陈沐疑惑开门。

  一个五十多岁高瘦老者站在门口。

  对方冷着一张脸淡淡道:“收租。”

  一抹记忆迅速蹿上心头。

  李恩伍,王家二管家,收租人。

  自家房子虽然从小住到大,但房子却不属于他。

  “李管家请进。”陈沐客气道。ωωw.Bǐqυgétν.℃ǒM

  “不用。”李管家摆摆手冷淡道:“交钱。”

  “稍等,我立刻去取。”陈沐转身回屋,从床底下掏出个黑色陶翁。

  陶翁灰布封口,两个拳头大小。

  拆开封口线,上下翻转,哗啦一下到出一小堆铜钱。

  这是前身所有积蓄。

  快速数出三百一十个铜板装进小袋子,陈沐回到门口。

  “李管家,三月房租,您拿好。”陈沐把灰色布袋递过去。

  李管家接过抬手垫了两下,微微点头,随手扔给了身后两个壮汉,转身便走。

  陈沐关门回屋,一边叹气,一边数铜板。

  “算上抄经所得,总共还有两百三十二枚。”

  “肥肉都要二十四枚铜板一斤,这点儿钱,肉都买不了十斤。”

  他想勇闯天涯,可首先得赚钱吃饭。“喂,萧琰吗?”

  “是我,你是谁?”

  “七年前,艾米丽大酒店里的那个女孩,你还记得吗?”

  萧琰一听到“艾米丽大酒店”,呼吸便为之一窒,颤声问道:“真是你?你……你在哪儿?”

  七年了!

  他等这个电话,等了整整七年!!

  虽然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但那个如昙花一样出现在他生命中的女孩,却让他始终无法忘怀。

  “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麻烦的,也不苛求任何东西。我……我只是放心不下艾米。”女人顿了顿,深吸一口气道:“艾米……是你女儿。”

  “什么!我女儿?”

  萧琰惊呼一声,心弦瞬间绷紧。

  “她今年六岁了,很可爱,也很像你。希望在我走后,你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她很怕黑,晚上喜欢抱着洋娃娃睡觉……”

  听着女子的话,萧琰心中一突,急忙打断她道:“你别想不开,有什么事和我说,我这就过来找你,我来帮你解决。”

  “没用的,你斗不过他们的……”女人苦笑一声道:“我将艾米送到……”

  女人的话还没说完,电话那头突然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以为你躲得了吗?”

  接着便是一声尖叫,以及砰的一声巨响。

  那是手机落地的声音!

  萧琰心中咯噔一声,仿佛心脏被人狠狠敲了一下,急忙大喊道:“喂,喂……”

  没人回答!

  唯有噪音呲呲地回响着,信号中断了。

  “该死!”

  萧琰急得差点将手机捏碎。丅載愛閱曉詤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