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一千五百零二章 你真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当宁军用一夜猛攻顺利占领了樱城整个外城之后,给了桑军一天的时间做选择,是投降还是离开,又或者是死战到底,三个选项似乎都不好,可谁叫他们处于劣势。
  出乎预料的是,居然没有一个桑人选择投降或者弃械离开,沈冷本以为多多少少会有一些的,结果一天结束之后一个桑人都没有离开他们的营地。
  所以沈冷对桑人此时此刻表现出来的勇气多了几分尊敬,然而尊敬敌人不等于会打的轻一些,正因为尊敬敌人,所以接下来要打的仗才会更狠。
  等到夜里沈冷才得到消息,根据城墙上各处观察敌情汇聚的消息来看,并非是所有桑人都真的那么团结那么勇敢,而是禾木久一调派督战队在内城大营不停的巡逻,发现有人要离开的就直接击杀,不留任何余地。
  既然敌人选择了死战,那么沈冷就只好让他们战死。
  四面外城皆属于宁军,虽然内城的城墙比外城的城墙几乎都不矮多少,可是内城太小,毕竟只是一座开府将军府,最多可以塞进去大几千人就了不得了,而剩下的桑军全都布置在内城四周。
  他们为了应对宁人的进攻,用了一天的时间尽可能多的灌了沙袋堆积在内城外边,可是一天的时间根本就构建不起来什么真正有用的防御工事,他们的主要防御力量还是在内城的城墙上。
  大量的弓箭手几乎把内城城墙挤满,只要宁军发动进攻,这些弓箭手就会居高临下的支援外线的防御队伍。
  然而沈冷就没打算派队伍进攻。
  沈冷说给桑人一天时间,其实也是在给自己一天时间做准备,四城皆在宁军手里,四门全通,沈冷调派人手将抛石车的部件运进来,在内城四周一共假设了四十八架抛石车。
  第二天一早,沈冷下达了进攻了命令。
  四十八架抛石车开始朝着内城方向的桑军无差别的轰炸,相对来说,四十八架抛石车分布在一圈真的不算多,可是宁军有的是火药包。
  桑军的火药都集中在他们的水师中,结果他们的水师都没有用得上火药包就被击败,这些火药包又落到了宁军手中。
  现在,这些火药包飞回到了桑人手里,只是点燃了的。
  整整一天,大宁的战兵除了不间断的往内城扔火药包之外其他的事什么都没干,抛石车坏了就从城外运进来新的组装,坏一架顶替上来一架。
  内城城墙上的桑军弓箭手几乎人挤人一样,他们是火药包屠杀的第一批人,一整天火光就没有断过,这边炸开那边炸,那边炸开这边炸。
  到了晚上宁军停下来大概一个时辰,禾木久一下令重新布置防线,可是这一个时辰就是宁军给他们补充人手的时间,一个时辰之后,吃饱了饭的大宁战兵继续往内城扔火药包。
  一夜没停。
  第二天一早,王阔海过来请示是不是趁着桑人已经打不动了现在猛攻,正在吃饭的沈冷用一种很暴发户的眼神看了看王阔海。
  “是我们变穷了吗?”
  沈冷问。
  王阔海道:“大将军的意思是?”
  沈冷道:“我们的火药包不够用了?”
  王阔海道:“够用啊,属下是看桑人已经被炸的灰头土脸,估计着已经没有多大的抵抗之力,所以想带人冲上去试试,可能一战攻破内城。”
  沈冷一边吃饭一边说道:“你刚才的话里有两个词,估计着,还有可能,这两个词是你对财大气粗的不信任啊......继续炸,我要的不是估计着桑人已经没有多大抵抗之力,我要的是桑人没有抵抗之力,我要的也不是可能一战攻破内城,而是必须一战攻破内城。”
  沈冷指了指自己对面:“坐下来吃饭。”
  王阔海嘿嘿笑了笑:“大营里刚刚开饭了,这么大个儿的肉包子我吃了十一个。”
  沈冷道:“我这边也是肉包子。”
  话还没说完,王阔海又干掉了一个肉包子正在伸手拿第二个。
  “你不是吃了十一个了吗?”
  “我这不是走路过来了吗,走路过来最起码消耗掉了三个。”
  说这话的时候王阔海第二个肉包子已经吃完了,伸手抓第三个,沈冷一把将面前的盘子搂过来:“你给我留俩吧......”
  王阔海道:“将军看你这小气劲儿,你这是对财大气粗的不信任啊。”
  沈冷笑道:“滚蛋,去接着炸,再炸一天一夜的。”
  王阔海抹了抹嘴,抱拳道:“遵命。”
  转身走了,然后忽然又一个转身,一把抓起来俩肉包子撒丫子就跑,跑的啪叽啪叽的,沈冷看了看那盘子里就给他剩了一个,心说自己多嘴让他吃饭干嘛......
  孟长安溜达着过来,离着还有几步远问:“吃过饭了吗?”
  沈冷想着自己若是说没吃呢,孟长安会不会说那一起吃吧,他们刀兵那边有饭不吃他跑来这边蹭饭,什么人啊,于是他点了点头:“吃过了。”
  孟长安道:“都吃过了啊。”
  伸手把盘子里剩下的那个肉包子拿起来往嘴里一塞:“我还没吃呢,你再给我弄点。”
  沈冷:“......”
  好在食物充足,在大宁水师已经有了完全的制海权之后,大宁的后勤补给舰队源源不断的能把物资送上来,况且在樱城里缴获的物资不算少。
  孟长安看着沈冷吃饭忍不住问了一句:“你不是吃过了吗?”
  沈冷:“你没听见,那都是幻觉,我再不吃就真的没了......”
  孟长安道:“东海水师真小气。”
  沈冷:“那你来我这蹭饭!”
  孟长安:“我也没说不许你到我那边蹭饭啊。”
  沈冷:“明天见。”
  孟长安道:“我让人把东西给我搬到这边来了,今天晚上住在这,商量一下后续进攻的事。”
  沈冷:“为了蹭饭你都能搬到我这来?”
  就在这时候茶爷从后边过来,正好听到这句话,然后板着脸说看起来好像很认真的说道:“你搬过来是为了和他睡一块可以,蹭饭不行!”
  孟长安:“你们家风真好......”
  外边又响起来火药包炸开的声音,茶爷抬起头看了看内城方向,那边的黑烟已经升腾起来,她确实还是不适应战争的这种残酷,所以干脆不看了:“我回去练剑,你们聊吧。”
  沈冷嗯了一声:“把我的被褥让人送到大帐这边来www.biqusan.com,今天晚上我住在这。”
  茶爷脚步一停,回头眯着眼睛看沈冷:“你还真想让他睡?”
  沈冷:“啊?”
  孟长安:“......”
  又是整整一天的狂轰滥炸,到了太阳西斜的时候,沈冷的亲兵从外边跑回来俯身道:“桑国主将禾木久一派人送来一封信。”
  沈冷让人把信递过来,打开看了看,信很短,大概都是骂沈冷的话,意思是沈冷仗着火器凶狠连正面交锋都不敢,有失名将的风度,他问沈冷敢不敢不要用火药包而是真刀真枪的打一阵。
  沈冷想了想,回信。
  回信更短,只有三个字。
  你真美。
  可能是宁人文化和桑人文化的不同,这三个字让禾木久一和手下人研究了好一会儿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手下人中对宁人文化研究最深的就是德牧秦,可是他也没有去过宁国,倒是认得不少宁人的字,他思考了好一会儿也没确定这三个字是不是真的只有在字面上的意思。
  “他是在调戏我?”
  禾木久一问德牧秦:“他是不是在羞辱我?!”
  德牧秦点了点头:“这应该是羞辱将军你,说你真美,意思应该是像女人一样。”
  禾木久一气的脸色发白,在他的府里来来回回的踱步:“沈冷欺人太甚!”
  可是他没辙。
  当天夜里宁军的火药包轰炸还是没停,一夜火光冲天,桑人的损失已经不可估计,他们被宁军挤压在内城这么大的范围内,躲无可躲,能进城里的人还好些,外围的防线的桑军士兵只能寄希望于运气。
  靠近内城的房屋都被炸的支离破碎,绝大部分坍塌,就算没有坍塌的也基本上看不到屋顶,桑国士兵蜷缩在能躲的地方显得那么凄凉。
  每一次火药包落下的时候,他们就挤在墙角之类的地方,能躲开多少是多少,没地方躲就只能原地趴着不动,可是即便如此,火药包对于桑人的杀伤力还是太大,比杀伤力更大的是震慑带来的恐惧。
  没有希望,看不到任何希望,宁人如果愿意的话好像可以一直这样轰炸下去,除非他们的火药包用完,可是看起来他们的火药包无穷无尽一样。
  又是一个清晨,王阔海大步从外边进来,沈冷一伸手就把面前的馒头盘子拉了过来,今天吃的是馒头咸菜,热乎乎的馒头夹上几片咸菜,咬一口喷香喷香。
  “又不是肉包子,大将军真是的,我王阔海还会抢你几个馒头咸菜?”
  王阔海坐下来递给沈冷一封信:“禾木久一又派人给你送信了。”
  沈冷把信接过来的时候,王阔海大手伸过来一把抓了三馒头,然后把咸菜盘子也拉了过去。
  沈冷:“......”
  禾木久一的信里这次把沈冷骂的更狠,应该是把他知道的骂人的词儿都用上来,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封信最后一部分要表达的意思。
  他作为桑国樱城主将,现在愿意将樱城让出来,但是前提条件是宁军必须放开一个城门,让禾木久一带着手下人撤出去。
  禾木久一的意思是,你们的火药包总有用完的时候,而我的人已经憋火了这么久,当你们进攻的时候必然会给你们造成巨大的损失,为了双方考虑,宁人得樱城,桑人撤出去,这是最好的选择。
  沈冷思考片刻,回信。
  你真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