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八章 吃肉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周家一年也吃不上几顿肉。

    如果吃肉,一有可能是陆春生给送来点,但一般不会像这次那么多,也不一定是猪下水,那往往都不是买的,是顺出来的,二有可能是周昂的大伯周安的学里分给老师们的束脩,他们家一般不留,打发人给送过来,再不然就是过年过节的时候,周安会亲自过来一趟,送些精粮米面和肉。

    除此之外,周昂过去十年的记忆里,几乎没有第三种情况。

    肉多好吃啊,谁不想吃肉啊!

    大人还好些,孩子更扛不住,小丫头周子和平常已经够懂事了,这会子眼看着母亲舀了两瓢清水把那挂下水泡上,虽说也跟着晾衣服去了,但眼神儿还是止不住地就往盆子那儿飘。

    最后一批衣服晾上,一家人先把周昂刚才做好的饭给盛出来吃了。

    这点饭,只够垫个肚子底儿的。

    吃过饭把干了的衣服收起来,趁着天还没黑,再检查一遍,衣服有破的、烂的,周蔡氏一般都顺手给客人缝缝补补,虽然并不额外收钱,但却会赢得许多的回头客,甚至很多常年往翎州走货的客商,只认准了周蔡氏。

    若是往常,这个时候一边收衣服一边缝缝补补,要一直弄到天黑,然后周蔡氏和周子和娘俩,就要出去给客人还衣服,并且赶在坊门落锁之前回来。

    但今天,天还大亮着,只把急等着明天就要的衣服收拾完了,周蔡氏也不说什么,带着周子和就出了门,等她们送完了衣服回来,天才刚擦黑。

    大锅里起上水,开始炖肉。

    猪下水也是肉。

    猪肝一个,猪肺两个,猪心一个,都是好东西。

    而且在这个年头来说,虽然有钱人家是不吃下水的,但对于穷苦人家来说,这玩意儿含脂肪多,又便宜,反倒是逢年过节时最解馋的好东西。

    一挂下水进了锅,周蔡氏抹头进了周昂的房间,小心地把篮子摘下来,从篮子最底下摸出一个带着字迹的小纸包来,打开来看,里面竟是一把花椒。

    周家院子里有四五棵花椒树,每年总能收个七八两晒干的花椒,但家里没肉可吃,留它无用,拿去换了钱,就能变成周昂的笔墨。

    只不过,她还是会多少留一点。

    一小把花椒一把葱蒜都撒下去,大火烧起来,锅里咕嘟咕嘟,很快肉香就飘满了院子。

    周子和一边烧火一边咽口水。

    等到肉炖好起了锅,热汤热水的捞出来,周蔡氏先就拿个陶碗,放了一块猪肺进去,吩咐周子和,“热,小心烫手,去给陆家送去。”

    周子和愣了一下。

    周昂却是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意思,当时便笑着道:“还是我去吧!”

    谁知周蔡氏却扭头瞥他一眼,表情有些严肃,道:“你是主家,你去送,让他们怎么接?”把碗又杵给周子和,“丫头,你去!”

    周昂有些愕然的工夫,周子和已经接过陶碗,脆脆地答应了一声,转身端着碗出了门——周昂的目光追着她的背影,笑着道:“跑慢点儿,我们等你回来,我保证不偷吃!”

    小丫头周子和闻言就在门口站下,冲周昂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关门走了。周蔡氏在厨房里也是哑然失笑——今天倒是觉得儿子活泼了许多,看来身体果然是大好了。

    剩下的东西都盛到碗里,周昂耸鼻子闻了闻,还是有点腥膻。

    这是没办法的事情,这个年代的猪虽然也阉割,但没有各种配好的饲料,没有各种激素催着长,生长周期长得多,肉更老,自然味道就更大些,再加上炖肉的料其实根本没放什么,一点葱蒜花椒不顶什么事儿的。

    要搁在现代社会,这种粗糙处理的猪下水,周昂是实在没兴趣,但对于现在的这具身体来说,就连这种腥膻的味道,都能勾出他的馋虫来。

    饿呀!馋呀!

    周子和很快就端着空碗回来了,一脸新奇地说:“娘,娘,陆大叔还谢我呢!”

    周蔡氏却只是笑笑,并不解释。

    剩下的心肝肺趁热切了,装到陶碗里,往饭桌上一放,旁边的碗里放了些盐巴,三碗热腾腾的肉汤也端上来,油腻腻的飘着一层油,除了葱花之外,还又放了些葵菜、莴笋片进去,煞是馋人。

    周蔡氏这才招呼自己的一双儿女,说:“过来吧,坐下,吃吧!蘸着盐吃!”

    说话间,她竟是罕见地主动夹了一片肝,轻轻地在盐碗里蘸了一下,放进嘴里,然后周子和就开动了。

    周昂还好些,再怎么饿,毕竟是大人了,而且也发自内心的不怎么稀罕这个,但小丫头周子和的吃相可就难看了些。

    然而很快,周昂就发现,除了开头第一筷子,母亲竟是再没下筷,只是面带笑容地看着一双儿女,时不时端起她那清汤寡水的肉汤来喝一口。

    周昂想了想,没说什么,假装没看见。

    盐是苦的,而且肉里其实本来就放盐了,但周子和吃的时候还是喜欢多多地蘸盐,蘸得多了,她又觉得心疼,再抖落回去。

    这年头猪都长得小,内脏当然也小,但一块猪肝一块猪肺一颗猪心加一起,仍是切了满满一大碗还挂了尖。

    兄妹俩吃得很开心,周蔡氏也很开心。

    只不过,眼看半碗多猪杂下肚,周子和居然就停了筷子,笑眯眯地说:“娘,哥,我吃饱了!”——哪里有可能是真吃饱了!

    这一次没等到周蔡氏说话,周昂开口说:“吃吧,天热了,东西不能放的!”

    周子和有点不大好意思地看看母亲,再看看哥哥,说:“可是……陆大叔送东西来,是给哥哥补身子的……娘也没怎么吃呢。”

    周昂笑起来,抄起筷子夹了一大筷子,不等周蔡氏反应过来,已经放到了她的汤碗里,这才对周子和说:“现在放心吃吧!”

    周蔡氏犹豫了一下,没说话,只是略显诧异地看了儿子一眼。

    周子和到底还是没抗住肉的诱惑,再次低头吃了起来。

    于是,就那么满满的一大碗猪杂,被吃过晚饭后的一家人又给吃了个精光。

    这大概是小丫头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吃得最饱、最满足的一次饭了,吃完了饭,她又嚷着撑得肚子疼,非得让母亲给揉肚子。

    周昂也觉得这顿饭吃下去,颇觉元气饱满,就走到院子里散了会儿步,然后心里一动,打起拳来——那是那熟悉的感觉,舒服的凉气嗖嗖地往身体里面钻。

    三通简陋版太极拳打完,神清气健。

    他忽然觉得,这可能是一个有灵气的世界。

    不过随后他却又自嘲地笑了笑:有没有灵气不好说,但自己这套太极拳十有八九就是心理作用而已!

    要是这么一套丢三落四的简陋版太极拳都能让自己灵气灌体,那只怕这个世界上早就已经剑仙满天飞了。

    入了夜周家是轻易不舍得点灯的,只先借着月光,把又已经干了的衣服都收到屋里来,周蔡氏叮嘱了周昂一句,“病才刚好,今晚就不要读书了,早些睡。”然后就带着周子和一块儿去躺下了。

    周昂果然就听话地没有读书,早早地就上床休息了。

    只是,躺在床上,他却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回想起今天这一天,他摇了摇头,笑笑,又翻个身之后,许是疲惫之极了,他就这么睡了过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最新章节就来新笔趣阁网址:www.bxquge.com.bxquge.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